梅梅2020

关注社会,关注民生。见证时代的进退和潮起潮落,见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逐步实现。

游北大,阅故人

                                图文\梅梅2020

        不久前,女儿借调去了北京工作。为了去看看孩子的新居,于是就有了这次北京之行。难得去趟京城,总想出去逛逛。据说,美好的东西是在记忆之中的,但凡去过的地方不必再去。可人的心理往往又相反,如果在记忆中有一丁点美好的东西,就会想着再去看看,即便除了忧伤无法拾回什么。女儿带回来一份旅行社的推介广告,发现北大、清华都已成了旅游产品。看来,无论是商人还是学校,为功利都已费尽心思。我和女儿首选北大,当然不用旅行社,家在海淀区,随时都可乘车前往。

  

        北大,作为国内名校,人们都很耳熟,搜索北大官网,就能略知一二。在北大一百多年的校史中,我想令学子们永志难忘的,首先应该是他们的导师,然后才是别的什么。“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富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远的不说,建国之后,北大就有不少卓越的教授和学者。在这里,只是想简略地重阅两位学者,作为本次北大之游在心中的纪念。 

  

 

        傅鹰教授(1902—1979)。我国著名的化学家和化学教育家,新中国胶体与界面化学的主要奠基人,,坚定的爱国者。他刚正不阿的为人,一丝不苟的治学态度和热心从事化学教育事业的形象,永留人间。

  

        傅鹰教授祖籍福州,生于北京。1919年就读于燕京大学,1922年赴美留学,1928年毕业于Michigan大学研究院,获科学博士学位。1929年回国,先后执教于协和医学院、东北大学、青岛大学、重庆大学和厦门大学。1945年再度赴美,继续在密西根大学研究院工作。傅鹰教授在美国听到中国人民解放军回击英国军舰挑衅的消息,感到中国人民真正站起来了。1950年欣然偕夫人有机化学家张锦教授回国,先后在北京工学院、清华大学、北京石油学院任教。1954年到北京大学化学系主持胶体化学教研室,任主任。1955年被推举为首批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1962年任北京大学副校长。1979年病逝北京。

  

        傅鹰教授热爱教学工作,他的讲课深入浅出,富于启发性。凡听过他讲课的师生,无不为他渊博的知识、严密的逻辑和生动的语言所吸引。他善于掌握和活跃课堂的气氛,并常穿插一些科学典故,使讲授内容在不知不觉中给听者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但很少有人知道他在课堂上的一言一例都是事先经过深思熟虑的。他十分重视学生的基础教育,曾主动提出要上大一学生的普通化学课,并得到时任北大校长马寅初的特许。他上的大一第一堂化学课,阶梯教室的过道上几乎坐满了外系和外校慕名而来听课的助教、教师。为保证大一课的正常教学秩序,不得不只让经过系办公室批准的才能听课。

  

        傅鹰教授曾编写过物理化学、胶体科学、化学热力学、化学动力学和无机化学等多种教材。这些教材内容丰富、结构严谨、文笔流畅,深受读者喜爱。可惜正式出版的只有《化学热力学导论》和《大学普通化学》。

  

        傅鹰教授是中国少数有突出贡献的胶体和界面科学家之一。早在上世纪二十年代至五十年代,傅鹰教授曾长期在美国密西根大学胶体化学实验室进行表面化学特别是吸附的研究,并曾取得许多重要的成果,为国际学术界所公认。

  

 

        2004年7月28日,中国青年报有过一篇报道:《教育人物:傅鹰   被毛主席“钦点”的教授》。该文说,因为傅鹰的磊落耿介,他曾被毛主席“钦点”过两次。也正因为这两次“钦点”,他在“反右”斗争中竟奇迹般地与“右派”擦肩而过。不过,他的“大不吝”的性格,最终又让他在“文革”中吃尽了苦头。

  

        1957年5月中旬,毛泽东发表了《事情正在起变化》一文,为发动“反右”做了思想铺垫。在这篇文章中,毛泽东提到当时的整风和批评运动时,认为“多数人的批评合理,或者基本上合理,包括北京大学傅鹰教授那种尖锐的没有在报纸上发表的批评在内……他们的批评是善意的,右派的批评往往是恶意的……”。

  

        1957年5月16日,毛泽东为中央起草的关于对待当前党外人士批评的指示。其中写道:“自从展开人民内部矛盾的党内外公开讨论以来,异常迅速地揭露了各方面的矛盾……党外人士对我们的批评,不管如何尖锐,包括北京大学傅鹰化学教授在内,基本上是诚恳的,正确的。”

  

         即使在今天看来,傅鹰在当年4月底北大化学系接连召开的两次座谈会上的言论也有些“惊世骇俗”。从几个小标题便可见一斑:“党对知识分子的脾气还没摸对”;“党和知识分子关系紧张是党员瞎汇报的”;“年轻党员如同国民党特务”;“我最讨厌思想改造”;“学校里的衙门习气比解放前还重”等等。

  

        这就是傅鹰。上面让“大鸣大放”,他真的就“大不吝”地开始鸣放,把他所看到的现状和盘托出,没有任何隐讳。不过,这一次他是幸运的。按照龚育之(原中宣部副部长)的说法,“反右”中,“傅鹰因为有过毛的这番话,得幸免于一场灾难”。而据北大化学系的教师回忆,正是由于“毛泽东对傅鹰给予充分肯定,后来,不但先生没有被错划为右派,北大的教授们也都因此而幸免”。

  

        2002年,傅鹰诞辰100周年纪念大会在北京大学举行。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致函北大:“傅鹰先生是一位忠诚的爱国者。他拥护党的领导,以主人翁的态度向党进言献策,是党的真挚诤友。他刚正不阿,在逆境中仍坚持真理,与恶势力进行斗争。傅鹰先生的事迹感人至深,是我国爱国知识分子的榜样”。

  

 

    #                    #                    #                    #                  #                    #                  #                   #

  

 

        马寅初教授(1882—1982)。中国当代经济学家、教育家、人口学家。新中国成立后,曾担任中央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华东军政委员会副主任、北京大学校长等职。1957年因发表“新人口论”方面的学说而被打成右派,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得以平反。他一生专著颇丰,特别是对中国的经济、教育、人口等方面有很大的贡献。

  

        马寅初早年加入中国同盟会。曾参加五四运动。1903年他被送往美国公费留学。1910年在耶鲁大学获经济学硕士学位,1914年在哥伦比亚大学获经济学博士学位。他撰写的论文《纽约市的财政》,轰动了当时美国的财政界和经济界,被哥伦比亚大学列为一年级新生的教材。

  

        1919年马寅初返回祖国,怀着“强国富民”的理想支持进步,崇尚革新,声明“一不做官,二不发财”,致力于中国经济问题的研究和经济人才的培养,著书立说。他是中国最早研究西方经济学的著名学者。

  

        1937年到1945年,马寅初继续以财政经济专家的身份研究中国的财政经济,剖析蒋、宋、孔、陈“四大家族”的官僚资本,撰文抨击“四大家族”趁民族危亡之机大发横财的罪行。抗战爆发后,马寅初拥护抗战,反对国民党的不抵抗政策。马寅初的爱国行动、正义行为,遭到了国民党反动派的迫害,先后被关进息峰集中营、上饶集中营,最后被软禁于重庆歌乐山家中,直到抗战胜利才恢复人身自由。

  

        解放前,马寅初先后在北京大学、南京中央大学、上海交通大学、重庆大学、浙江大学任教。曾任北京大学经济系主任、教务长。重庆大学商学院院长。1948年当选第一任中央研究院院士。解放后先后任浙江大学校长、北京大学校长(1951—1960)、名誉校长。

  

        马寅初的著作很多,其中《新人口论》是一篇卓有见地的不朽之作,这篇论文是经过调查研究后写成的,它正确地分析了我国人口增长速度过快的原因,论证了人口增长太快同积累、消费之间的矛盾,提出了控制人口生育的建议和措施。《新人口论》发表后,引起了全国强烈的反响。康生、陈伯达一伙竟把《新人口论》诬为中国的马尔萨斯主义,煽起全国规模的大围攻。马寅初理直气壮,出来应战。有人逼他检讨,他坚决拒绝,再一次发出誓言:不怕孤立,不怕油锅炸,即使牺牲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他说:“我对我的理论有相当把握,不能不坚持,学术的尊严不能不维护!”“我虽年近八十,明知寡不敌众,自单身匹马,出来应战,直至战死为止,决不向专以压服不以理说服的那种批判者们投降。”“我个人被批判是小事,没什么,不过我想的是国家和民族的大事,我相信几十年以后,事实会说明我是对的。”历史的发展证实了马寅初《新人口论》的正确性和预见性。1960年3月,马寅初被迫辞职,离开北京大学,回到浙江嵊州老家。直至1979年9月11日恢复名誉,教育部任命他为北京大学名誉校长,并被增选为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

  

 

                    #                    #                    #                    #                    #                    #                    #                    #

  

 

        综上可见,傅鹰教授和马寅初教授不仅在他们各自的多种学科领域里,在教学和科研中,作出了杰出的成就和不朽的贡献,而且在他们的一生中所体现的这种人格独立、思想自由、崇尚真理、求真务实的精神,更是北大人文精神的楷模,也是中国知识分子的楷模。正是在他们身上所表现的这种铮铮铁骨的高尚品格和捍卫真理的大无畏精神,使人们看到了国家和民族的希望所在。

  

        大学本是崇尚进步,弘扬真理的文化殿堂。爱因斯坦曾指出:“通过专业教育,他可以成为一种有用的机器,但不能成为一个和谐发展的人。”如果今天的大学,只重视专业教育,忽视大学生人文精神的塑造;如果今天的教授、校长,本身就是个财迷、官迷,并以老板和官僚自居,那么,大学教育所能得到的最好结果,是把大学生培养成一种工具和机器;它的恶果,是导致社会道德的败落和社会秩序的溃散。大学能否真正成为以及在多大程度上成为“崇尚进步,弘扬真理”的文化殿堂,实践和历史都会作出很好的说明。

  

 

                              ——               ——               ——               ——               ——               ——

  

        下面是游北大时随拍的几张照片。

  

 

 

西校门

  

  

 

 

 

图书馆

  

  

 

 

 

 

 

 

老化学楼

  

  

     

     

     

   

 

 

 

 

新化学楼 

   

  

   

 

 

 

研究生院

   

  

     

   

 

 

 

 

体育场馆

   

  

     

     

   

 

 

 

百周年纪念讲堂

   

  

     

     

   

 

 

 

 

老水塔

   

  

     

   

 

 

 

 

未名湖

   

  

     

     

   

 

 

 

餐厅

   

  

      

 

          

 

 

 

 

        

  〔后记:今年是有幸聆听傅鹰教授授课60周年。为缅怀傅鹰教授这位伟大的爱国主义者、中国知识分子的楷模,特重发此文。〕

 

                    

  

 

来源:梅梅2020

评论